• <bdo id="4ssq2"><center id="4ssq2"></center></bdo>
  • <td id="4ssq2"></td>
  • 金融資本 unit
    金融資本

    三元鋰被“禁用” 釩電池難撐起攀鋼釩鈦

    文 | 本刊記者 劉超然 日期: 2022-11-02 瀏覽次數: 48

    目 前 A 股 市 場 正 處 于 3400 點 攻堅戰的關鍵時刻,市場多空雙方在 3400 點附近展開了激烈的“攻防轉換”, 板塊概念輪動越發混亂無序,但“碳中 和”“新能源”好像有“炒”不完的概 念和話題,投資者也總能在能源金屬、 動力電池、儲能設備、光伏綠電等板塊 找到非常細分的概念風口。而新能源儲 能電池概念就是代表之一,從前期的 鋰電池、鈉離子電池、HIT 光伏電池、 氫燃料電池等,這段時間又出了一個 “新”的概念,就是釩電池。?

    釩電池?指的是全釩氧化還原液 流電池,是一種活性物質呈循環流動液 態的氧化還原電池,其實這個全釩液流 電池已經不是新概念了,其研究始于 20 世紀 80 年代的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 大學,2016 年在 A 股“大牛市”的時 候就曾經炒作過,但由于僅是概念,尚 未實際落地,而被認為是個夢。?

    但隨著作為國家能源局批準建設 的首個國家級液流電池儲能調峰電站 示范項目即將在今年 8 月投入商用, 某種意義上也預示著全釩液流電池儲 能技術的逐漸成熟。同時在 6 月 29 日 國家能源局綜合司發布的關于征求《防 止電力生產事故的25項重點要求(2022 年版)(征求意見稿)》的函中也對電化 學儲能電站提出了禁止使用三元鋰電 池、鈉硫電池的明確要求。具體來看, 就是大型儲能電站不可用三元(鎳鈷 錳)電池、鈉硫電池(早期鈉離子電池 的一種)、以及回收的動力電池(即只能用新電池)。

    ?全釩液流電池會成為儲能電站的 “終極答案”嗎??


    儲能市場的格局正在改變?

    根據《2022 儲能產業應用研究報 告》統計顯示,目前中國儲能市場裝機 功率 43.44 GW,位居全球第一 ;其中 抽水蓄能占有絕對主力優勢,裝機功 率在 37.57GW,占比 86.5% ;剩下不 到 15% 的儲能技術以電化學儲能次之, 占比 11.8%,后三名是蓄熱蓄冷、壓縮 氣以及飛輪儲能,合計不足 5%。?

    近三年是全球電化學儲能高速發 展的窗口期,2021 年,中國新增儲能 項目個數 146 個,其中電化學儲能新 增項目 131 個,占比超過 90%,且是 全球新增電化學項目最多的國家。而在 迅速崛起的電化學儲能方面,國內主要 以鋰離子電池為主要儲能技術,而目前 鋰離子電池中由三元鋰電池和磷酸鐵 鋰電池“并駕齊驅”。但隨著最新政策 的出臺,三元鋰電池在原有儲能板塊中 的市場份額基本會逐漸減弱甚至退出,那三元鋰電池這部分的份額將由誰來 頂替??

    短期在其他技術可落地量產和商 用前,就看磷酸鐵鋰電池與液流電池誰 能扛起大型儲能電站的“大旗”了。?

    從上面統計的對比參數及優缺點 其實就能看出為何全釩液流電池是現 在大型儲能電站的首選?;诖笮蛢δ?電站的特點,工作溫度和安全性是首要 關注的方面,5-40℃的工作溫度是日 常四季的溫度范圍,相比之下其他化學 電池的溫度范圍過于極端 ;其次是循環 壽命和環保性,大型儲能電站更注重更 換成本和環保性,因此循環壽命高的更 具有優勢。?

    個人觀點來看,能量密度、充放 電效率可以通過增加電站的占地面積 和體積來完成達到額定電量,可見儲 能電站建設相比電動車的制造更具靈 活性,電動車是需要考慮輕量化和一 定體積、重量范圍內電池的性能,那 么能量密度和充放電效率會是電動車 首要考慮的因素,這也是為什么磷酸 鐵鋰電池目前大規模用于電動車而不是儲能電站。?


    釩電池火了 哪家受益??

    由于電化學儲能技術日新月異, 殊不知哪天就有新技術問世。因此全釩 液流電池也僅僅在目前的大型儲能電 站應用端暫時處于領先。?

    說到釩電池的原材料,那上市公 司攀鋼釩鈦(000629.SZ)必然是最大 受益者。公司釩產品產能居全球前列, 受益于釩行業景氣度提升以及釩電池 應用市場逐步擴大。?

    攀鋼釩鈦的多釩酸銨是加工成釩 儲能介質的核心原材料,用于“大連液 流電池儲能調峰電站國家示范項目(一 期)”項目中。?

    受到釩電池商用落地的利好刺激, 攀鋼釩鈦從 7 月 1 日開始漲停,喜迎 三連板,公司市值在 7 月 5 日收盤后, 時隔十個月的時間再次突破 400 億。?

    攀鋼釩鈦未來穩了??

    別太樂觀,從公司近些年的業績 出發,雖然 2021 年的業績暴漲,營 業 總 收 入 140.60 億 元, 同 比 增 長 33.42% ;歸母凈利潤達到 13.28 億, 同比增長 590% ;但實際上是 2020 年 業績受到疫情影響而出現異常,如果 對比 2019 年,公司歸母凈利潤甚至出 現了下滑。?

    拆分業務結構來看,由于 2021 年 全球通脹導致資源價格上漲,攀鋼釩鈦 作為有色金屬板塊強周期的企業,鈦白 粉的價格大漲、高景氣度帶動公司“鈦 產品”在 2021 年獲得 β 收益(即行 業整體上行帶來的收益)。雖然公司鈦 制品在收入方面貢獻頗多,但在利潤方 面,卻是公司的釩制品貢獻最高,可 見公司釩制品的毛利率非??捎^(2021 年毛利率 30.5%),為公司貢獻了近一 半的毛利。?

    再從公司釩制品來看,包括五氧 化二釩、三氧化二釩、中釩鐵、高釩鐵、 釩氮合金等 ;產能方面,公司 2021 年 完成對西昌釩制品股權收購后,總產能 增加至 4 萬噸 / 年,位居全球第一。?

    但是需要注意的兩點風險在于, 首先攀鋼釩鈦與釩電池相關的概念源 于 2021年攀鋼釩鈦與大連博融的合作, 全資子公司成都釩鈦貿易委托融科技 術將多釩酸銨(APV)原料加工成釩 儲能介質后,再銷售給融科技術。明顯, 這里從釩化合物到 APV 再到介質的成 本勢必會影響原有的盈利水平 ;其次, 公司鈦白粉與釩化合物的價格是否還 會繼續維持高位。?

    可見在前一波行情中,鈦和釩的 價格上漲給公司帶來的業績預期已經 反映在二級市場方面,而本輪行情具體 是“釩電池”概念催化下的市場炒作還 是對公司未來釩制品帶來的業績預期, 尚且需要時間印證。短期來看,釩電池 即使商用也難支撐攀鋼釩鈦的高業績 預期。

    版權聲明:未經《英才》雜志書面許可,對于《英才》雜志擁有版權和/其他知識產權的任何內容,任何人不得復制、轉載、摘編、或在非北大商業評論網所屬的服務器上做鏡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進行使用。已向《英才》雜志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
    雜志訂閱
    • 官方微信
    • 頭條號
    • 訂12期《英才》
    • 8折優惠價為192元
    • 訂閱熱線:010-65545299
    • 點擊訂閱雜志
    新聞快訊
    央視財經頻道CCTV-2播出了《對話》特別策劃——中國產業坐標系列之“棟梁之材”主持人:陳偉鴻   特邀嘉賓:中國建材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周育先著名力學和復合材料專家、中國工程院院士杜善義世界風能協會副主席、中國可再生能源學會風能專業委員會秘書長秦海巖主持人:大家好!這里是《對話》中國這十年產業坐標,今天我們請到的是“中國強度”的代言人,中國建材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周育先。請您...
    未來投資聚焦經濟發展新動能# 7個小時連播互動,16位嘉賓熱點分享,11月2日,嘉實基金舉辦的“新發展 新動能——‘積極·機遇’秋季投資策略會”,給投資者奉上了一場把脈風向、洞見機遇的思想盛會,全程干貨滿滿,金句頻出,吸引了超*萬人次在線觀看。       長江證券首席經濟學家伍戈、海通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兼首席策略分析師荀玉根等重磅嘉賓,聯合嘉實基金...
    9月29日,TCL中環發布《2022年前三季度業績預告》,數據顯示TCL中環2022年前三季度實現歸母凈利潤49.3-50.7億元,同比增長78.53%-83.60%,其中第三季實現歸母凈利潤20.1-21.5億元,同比增長57.06%-67.98%。2022年業績延續高增長態勢,核心財務指標增幅明顯。       業績快速增長的背后是TCL中環雙賽道的制造...
    9月29日,TCL華星第8.6代氧化物半導體新型顯示器件生產線項目(簡稱“TCL華星廣州t9項目”)投產儀式于廣州市黃埔區舉行。廣東省委常委、廣州市委書記林克慶,廣州市市長郭永航,中科院院士歐陽鐘燦,廣東省政府副秘書長鄭人豪,廣州市委常委、市委秘書長邊立明,廣州市委常委、黃埔區委書記陳杰,廣東省工信廳總工程師董業民,TCL創始人、董事長李東生,TCL華星CEO金旴植,TCL華星COO趙軍,以及股東...
    9月26日,深圳市TCL公益基金會與深圳市南山區第二外國語學校(集團)戰略合作備忘錄簽署暨海德學校TCL公益智慧教室揭牌儀式在深圳南山順利舉行。       深圳市南山區教育局黨組成員、二級調研員陳登福,TCL科技集團副總裁、深圳市TCL公益基金會理事長魏雪,深圳市南山區第二外國語學校(集團)黨委書記、校長,海德學校黨總支書記、校長韓曉宏,南山區教育科學院教...
    欧美毛多奶大
  • <bdo id="4ssq2"><center id="4ssq2"></center></bdo>
  • <td id="4ssq2"></td>
  •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