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4ssq2"><center id="4ssq2"></center></bdo>
  • <td id="4ssq2"></td>
  • 公司產業
    公司產業

    光伏板塊的“內憂外患”

    文 | 本刊記者 劉超然 日期: 2022-06-13 瀏覽次數: 28

    2021年12月中旬,光伏板塊龍頭隆基股份在 當月兩次全線下調產品價格,當時公司給出的價格是M10尺寸由 6.20元下調至5.85元,M6(166mm) 由5.32元下調至5.03元,G1(158.75mm)由5.12元下調至 4.83元。但是硅片降價的趨勢并沒有維持多久,根據3月25日隆基股份最新產品價格來 看,公司又重新上調了硅片價格,M10(182mm)硅片在6.70元/ 片,M6(166mm)價格在5.55元/ 片,G1(158.75mm)價格為 5.35元/片。?

    可見,硅片降價并沒有持續多久,整體仍然維 持上漲趨勢,而降價潮也促使了 2021 年底光伏年 底的搶裝潮。2021 年初市場機構給出我國光伏新增 裝機量的預期是在 55GW-65GW(中值 60GW)。 而 2021 年前十個月,我國新增光伏裝機量僅為 29.31GW,換言之,在后兩個月的時間內要完成近 50% 的裝機量,而根據 2022 年初的數據顯示,我 國在 2021 年新增光伏發電并網裝機容量約 53GW, 雖然低于機構給出的 60GW 的預期,但不可否認 的是單單在去年 12 月,我國光伏新增裝機就超過 18GW,約占前 11 個月新增裝機總量的一半。?


    地緣沖突將阻礙短期新能源發展?

    2020 年疫情后,出現逆經濟全球化的趨勢。?

    首先,貿易是經濟全球化的重要樞紐,而在疫 情的影響下,“地理隔離”導致供應鏈受到了前所未 有的沖擊,貿易的受阻逐漸傳導至全球資源、商品的 供需失衡,進而引發了全球的通脹預期。?

    面對通脹和經濟衰退,各國央行“左右為難”。?

    從 30 年期美國國債的收益率低于 5 年期美國 國債的收益率,可以窺見全球經濟或在經歷著衰退 階段,而面對衰退期,一般是需要較為寬松的財 政和貨幣政策,有數據顯示,美國 2020 年 財政刺激規模占疫情前正常年份的 70% 以上,(在 2009 年也不過 10% 左 右),利率調降至 0-25bps 且持續維持低位,同時 不斷量寬擴表,實施放水以提振國內經濟。?

    但事實上,這也加快了全球對通脹預期轉向到 全球通脹的腳步。而疫情導致的“隔離”讓這次“放水” 對通脹的助推程度前所未有。上游資源價格高企和 超高的海運運費就是標志 :運輸成本的大幅增長、 下游需求釋放以及商品供給端彈性大幅受限等因素 放大了供需的缺口,從而導致商品價格大漲。這也 是 2021 年全球大宗商品期現貨價格走高、A 股的 上游周期板塊業績成倍增長的主要原因,但只有中 下游的制造企業自己才明白什么叫“苦不堪言”。?

    原本僅有疫情的情況下,全球經濟或許僅處于 “割裂”狀態。然而,俄烏沖突卻似乎正在為“經 濟全球化”畫下句號。歐美對俄羅斯的“非常規” 制裁就是佐證,如俄羅斯市場完全被歐美資本市場 孤立、美國凍結俄羅斯的美元外匯儲備、歐洲凍結 俄羅斯的海外資產等。但俄羅斯也并非“軟柿子”, 面對歐美聯合制裁,也實行了反制裁 :停止對歐美 出口天然氣石油、以盧布償還外債等。這些似乎都 在預示著“經濟全球化”的終結。?

    雖然俄烏沖突的本身僅是“局部地緣沖突”,但 這次沖突后的“后遺癥”無疑將對整個世界的經濟 局勢產生不可估量的影響。經濟對峙導致全球石油、 天然氣等能源價格已出現大幅上漲,3 月末美國甚至 考慮從戰略石油儲備中釋放 1.8 億桶的石油,規模是 近 50 年最大的一次。這不難看出,短期俄羅斯停止 能源出口的反制裁,已經影響到歐美的能源安全。?

    短期國民經濟生產生活與長期全球“碳中和”, 二選一怎么選??


    光伏產業的“內憂外患”?

    雖然長期利好全球的能源向光伏等新能 源轉型。但實際上,“遠水解不了近 渴”,短期來看,這次衰退不可避免地阻礙全球向新能源轉型的進程。因為對于大多 數國家來講,化石能源仍然是主力,其價格直接掛 鉤各國的經濟生產生活。不難推測,接下來各國的 首要任務就是保障能源安全,加大對石油、天然氣 的投資、開采和儲備,維持和增加石油和天然氣的 供應,以維穩價格。?

    因此,短期光伏產業裝機量增速大概率將仍然 不及預期。?

    國家能源局的數據顯示,在 2022 年前兩個月 國內新增光伏裝機規模為 10.86GW,同比大幅增長 234%,達到去年上半年新增裝機總量的 83.4%,超 出市場預期。其實,2021 年的第一季度也出現了這 樣超預期的,但二、三季度的裝機旺季卻不及預期。 要不是當年年底硅片下調價格,成本下降帶動了 12 月的“搶裝潮”,才勉強觸及最低的 2021 年預期。?

    要注意的是,接下來光伏產業要走的路不比 2021 年容易 :?

    “外患”:首先,經濟全球化的修復需要時間, 這是個不確定的時間長度。從美國考慮啟用戰略儲 備石油來看,似乎是做好了“硬剛”的準備。那么 其他國家為保證本國能源供應,是否會加大對石油、 天然氣的開發力度 ;其次,中國的能源結構特點是 化石能源為主,水利發電為輔,相比發展光電,水 利發電算是“近水樓臺”,這樣不難理解為何國家會 在 3 月底的國務院常務會議,要求加快國內水利的 基礎設施建設,預計投資 8000 億在水利方面,推 測 2022 年的新能源建設或將偏向水利方面。?

    “內患”:首先就是疫情復燃的不確定因素,疫 情影響下,出現了部分企業停產停工的現象,未來 是否會波及光伏產業 ;其次,光伏產業上游的硅料 價格出現了 11 連漲的情況,可見下游需求量較大, 出現了上下游供需錯配的情況,接下來如果原材料 價格繼續上漲,在上輪訂單結束后,成本壓力若向 中下游傳導,勢必會影響中下游的開工率 ;最后, 隨著政府對光伏發電補貼的不斷退潮,光伏“野蠻 生長”的紅利期也將過去,項目收益率和裝機增長 率都將進入成熟期。?

    相比 2021 年的“難”,2022 年在地緣沖突的 助推下可能“有過之而無不及”。在 2022 年 3 月之 后算是進入了全球經濟衰退的周期,疊加通脹,必 然使得全球央行對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采取非常謹 慎的態度。雖然發展光伏產業的長期目標不會受到 影響,但短期光伏板塊必然會被全球的能源安全和 經濟衰退周期波及。

    版權聲明:未經《英才》雜志書面許可,對于《英才》雜志擁有版權和/其他知識產權的任何內容,任何人不得復制、轉載、摘編、或在非北大商業評論網所屬的服務器上做鏡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進行使用。已向《英才》雜志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
    雜志訂閱
    • 官方微信
    • 頭條號
    • 訂12期《英才》
    • 8折優惠價為192元
    • 訂閱熱線:010-65545299
    • 點擊訂閱雜志
    新聞快訊
    央視財經頻道CCTV-2播出了《對話》特別策劃——中國產業坐標系列之“棟梁之材”主持人:陳偉鴻   特邀嘉賓:中國建材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周育先著名力學和復合材料專家、中國工程院院士杜善義世界風能協會副主席、中國可再生能源學會風能專業委員會秘書長秦海巖主持人:大家好!這里是《對話》中國這十年產業坐標,今天我們請到的是“中國強度”的代言人,中國建材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周育先。請您...
    未來投資聚焦經濟發展新動能# 7個小時連播互動,16位嘉賓熱點分享,11月2日,嘉實基金舉辦的“新發展 新動能——‘積極·機遇’秋季投資策略會”,給投資者奉上了一場把脈風向、洞見機遇的思想盛會,全程干貨滿滿,金句頻出,吸引了超*萬人次在線觀看。       長江證券首席經濟學家伍戈、海通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兼首席策略分析師荀玉根等重磅嘉賓,聯合嘉實基金...
    9月29日,TCL中環發布《2022年前三季度業績預告》,數據顯示TCL中環2022年前三季度實現歸母凈利潤49.3-50.7億元,同比增長78.53%-83.60%,其中第三季實現歸母凈利潤20.1-21.5億元,同比增長57.06%-67.98%。2022年業績延續高增長態勢,核心財務指標增幅明顯。       業績快速增長的背后是TCL中環雙賽道的制造...
    9月29日,TCL華星第8.6代氧化物半導體新型顯示器件生產線項目(簡稱“TCL華星廣州t9項目”)投產儀式于廣州市黃埔區舉行。廣東省委常委、廣州市委書記林克慶,廣州市市長郭永航,中科院院士歐陽鐘燦,廣東省政府副秘書長鄭人豪,廣州市委常委、市委秘書長邊立明,廣州市委常委、黃埔區委書記陳杰,廣東省工信廳總工程師董業民,TCL創始人、董事長李東生,TCL華星CEO金旴植,TCL華星COO趙軍,以及股東...
    9月26日,深圳市TCL公益基金會與深圳市南山區第二外國語學校(集團)戰略合作備忘錄簽署暨海德學校TCL公益智慧教室揭牌儀式在深圳南山順利舉行。       深圳市南山區教育局黨組成員、二級調研員陳登福,TCL科技集團副總裁、深圳市TCL公益基金會理事長魏雪,深圳市南山區第二外國語學校(集團)黨委書記、校長,海德學校黨總支書記、校長韓曉宏,南山區教育科學院教...
    欧美毛多奶大
  • <bdo id="4ssq2"><center id="4ssq2"></center></bdo>
  • <td id="4ssq2"></td>
  •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